上海等势线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 简称为ETW,或ETW国际

一代人的责任

在人类历史中,一代人生命就是生命链条中的一环,人们从父辈那里开始承接生命的环节、承担起生命的责任、走过3万多天的生命历程(人生80岁不过是29200天),然后把责任和生命的火种交给下一代,这看似简单自然的事情却充满着我们应有的思考,我们的一生应该做什么?在我们生命链条的环节中留下什么给下一个生命环节?这些都关系到我们对下一代人的责任。

1, 贫富两极世界

经济全球化、是富强国家利用技术和资本推动的国际财富再分配的游戏,这个过程必定受益是那些有知识、有技术、有经验运用智慧创新的国家,对有些国家是一场可赢可输的赌博,而对另外一些国家就是“经济殖民”的过程。经济全球化的动力是来自“比较利益”下产生的国际分工,其分工的结果必然导致产业高端对低端的支配作用(包括利益分配和从属关系),那些起支配作用的国家处在产业链的上端,他们出口的往往是复合科技产品(被称之为高科技),这些国家有非常强大的创新和创造财富的能力,因而他们得到更高的收益;而那些处于被支配地位的国家出口的往往是资源和初级产品,以附加值高的复合科技产品出口而进口的是些资源性产品的结果是,那些资源流出的国家在暂短的资源带来繁荣后会越来越穷,而那些资源流入国家就越来越富(硬财富是资源),结构就会形成了由贫富构成的“两级世界”。中国是处于那些可赢可输国家行列中,如果我们在全球化的若干年中不能走入产业链的高端,中国就可能进入世界的“极贫”国家之列,如果我们以资源产品交换飞机、软件和电影动漫等产品,有一天我们的资源不能支持我们的发展,或者部分资源用尽,我们的经济就不可持续,我们子孙后代可能很难拥有一块完整的国产大理石。

2, 组织性与竞争力

人类的竞争已经不是一个国家内部不同群体之间的竞争,而是以国家为单位群族之间的竞争,国家和企业以组织形式存在(可称为机器)与其他国家在效率、空间与时间上竞争,不论国家还是企业的竞争力取决于组成国家的国民和组成企业的员工的组织性,人类构成社会的第一属性是群体性,人类只有在群体方式中才能存活与发展,群体对个体有功能性和协调性的需求,而个体对群体有组织性与公平性需求,一个群族的组织性是这个群体对外竞争力的关键要素,我们不难看到那些组织性特别强的民族有强大国际竞争力(德国最有代表性),个人不过是一个企业或者国家的一个部件。一个国家如果组织结构设计的合理,国民有组织性,这个国家就有强大的竞争力,企业也如此。

3, 国际环境变化WTO正失去其功能

任何开放的国家,在获得国际市场带来利益的同时也会受到金融资本的冲击,货币随国际贸易全球流动,吸引海外投资也会带来投机资本的流入,投机资本通过本土企业以及代理人作用于环境要素而形成“利益圈”,这些钱在一个国家经济发展好时他们往往对弱小的民族企业进行打击甚至进行垄断,在一个国家经济不好时他们会立即退出加速这个国家的衰落速度甚至可能导致经济崩溃,这些投机资本的背后往往能看到一些国家资本的影子,这些资本、特别是对虚拟经济投资的资本大都是投机资本,这些资本对一个国家的发展弊多利少。金融危机与新兴国家的崛起,特别是加入WTO成为世界工厂的中国改变了国际贸易的格局,一些国家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形成自由贸易区和一些新的组织形式如TPP,其目的是通过更优惠贸易条件提供给战略性和互补性的贸易伙伴,这样就能有针对性排除那些有极强竞争力的贸易国家。

经济全球化受益者是产业链高端的国家和企业,他们已有知识技术和经验运用智慧实现产品创新,创新产品有极高的附加值,资源和能源消耗的也少,在产业链中对下游有支配作用。经济全球化是前所未有的全球范围的经济变革过程,它从动态的国际分工到国家与企业分工的定位,要经过若干年才能实现,这正是中国企业过渡转型机会,如果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中国企业以成套设备机电产品为突入国际市场主要产品,就可以此带动产业链的出口,提高产品质量与售后服务建立品牌,中国企业就有机会逐渐走入产业链的高端,高端有利于企业的未来和也会恩惠我们的后代,让他们从被支配的“加工”中走出来。

仅供参考
ETW国际创始人原创